由中国金融认证中心(CFCA)、中国电子银行联合宣传年主办,和讯网联合主办的“论道银行数字化创新转型”2019金融科技高峰论坛于2019年9月5日至6日在成都举行。峰会为期两天,包含闭门研讨、高峰论坛、优秀创新案例展演、知名金融机构走访等丰富内容,近百家银行及金融科技企业一线从业者、学术专家齐聚一堂,共谋银行数字化创新发展之策。


董希淼

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、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



  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、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参加了本次峰会,并于6日上午做了发言。他以《从三年规划看金融科技的现在与未来》为题,详细介绍了自己对中国人民银行日前发布的《金融科技(FinTech)发展规划(2019-2021年)》(以下简称《规划》)的理解,并详述了金融科技未来发展的六大趋势。他指出,这是全球第一部有关金融科技发展的规划。


  金融科技的定义


  董希淼介绍说,关于什么是金融科技,2016年3月 ,全球金融治理的牵头机构——金融稳定理事会(FSB)发布《金融科技的描述与分析框架报告》, 第一次在国际组织层面对金融科技做出了初步定义:金融科技是通过技术手段推动金融创新,形成对金融市场、机构及金融服务产生重大影响的业务形式、技术应用以及流程和产品。


  我国央行在《规划》的定义是技术驱动的金融创新,旨在运用现代科技成果改造或创新金融产品、经营模式、业务流程等,推动金融发展提质增效。


  除此之外,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将金融科技分为支付结算、存贷款与资本筹集、投资管理、市场设施等四类。这四类业务在发展规模、市场成熟度等方面存在差异,对现有金融体系的影响程度也有所不同。


  董希淼认为,在我国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背景下,金融科技和数字化转型是金融业,特别是银行业无法回避的话题,也是引领未来的强大武器。而央行发布的这部《规划》对我国金融科技发展,甚至对全球金融科技发展都将起到很好的推动作用。


  从《规划》看,金融科技重点是四个方面内容:发展形势、发展目标、重点任务、保障措施


  发展形势。《规划》给出了金融科技发展新形势的四重意义,即“四新”:金融转型升级的新引擎,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新途径,促进普惠金融发展的新机遇,防范化解风险的新利器。


  在总结金融科技的重要意义外,《规划》也提到了金融科技发展基础和面临的挑战。这些挑战包括,发展不平衡、产业基础比较薄弱,配套不够健全等。


  发展目标。《规划》提出了16字的四大原则以及六大目标——16字原则:守正创新、安全可控、普惠民生、开放共赢;六大目标:金融科技应用先进可控,金融服务能力稳步增强,金融风控水平明显提高,金融监管效能持续提升,金融科技支撑不断完善,金融科技产业繁荣发展。


  重点任务。《规划》列出了重点任务的六个方面:加强金融科技战略部署,强化金融科技合理应用,赋能金融服务提质增效,增强金融风险技防能力,加大金融审慎监管力度,夯实金融科技基础支撑。


  保障措施。五大保障:加强组织统筹,加大政策支持,完善配套服务,强化国际交流,做好宣传贯彻。


  金融科技未来发展的六大趋势


  董希淼认为,互联网已经走完一个阶段,正在开启下一个阶段。所谓互联网的上半场,就是人的互联,而下半场是物的互联;上半场是计算机而不是以数据中心的互联网,下半场主要是数据为中心的互联网。


  而随着科学技术日新月异、制度变革不断深入,金融科技正在迎来六个发展趋势:


  趋势一,技术:从移动互联到万物互联。5G技术推动进入万物互联时代,金融科技不仅仅是ABCD,接下来可能是ABCDT,还可能是ABCDT+X.X,指的是大量未知的新技术。这将在很大程度上重塑金融服务模式。


  第二个,格局:从竞争竞合到跨界融合。各类机构加强合作,融合共赢。在金融科技方面进行合作的主要是四类从业机构:主流金融机构、科技公司、BATJ、新型金融机构。


  趋势三,模式:从金融业务到科技赋能。大型科技公司主动地走向科技赋能,金融机构特别是大中型金融机构也纷纷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,输出金融科技能力,赋能整个金融业。


  趋势四:重心:从争抢C端到发力B端。基于流量红利逐渐消失,消费互联网转向产业互联网,金融服务的重心将从2C到2B或者2B2C。


  趋势五,服务:从单维服务到无界服务。“开放银行”不是皇帝的新装,是银行业新的商业模式,是转型的重要方向。只有这样,才能真正让金融服务无处不在、无微不至。


  趋势六:监管:从行为监管到监管科技。近年来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加快,更注重行为监管。而严监管、强监管将进一步常态化。应借助监管科技,创新监管方式,提升监管效率。


  董希淼最后强调,金融科技创新,一定要坚持良性创新,别忘了《规划》的16字方针,“创新”之前还有个“守正”两个字。